夏尔巴传奇:登过8座8000米,但从没“登顶”过任何一座

时间:2019-12-12 17:53:1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夏尔巴传奇:登过8座8000米,但从没“登顶”过任何一座

本文略长,文字很干,读完温馨感动,请耐心阅读至文尾。

【夏尔巴传奇系列】·序

他们是真正的登山者,谦逊低调,内心充盈的人外表反而更加平和……

老一辈夏尔巴人里有很多传奇人物...

他们没有什么记录证书,朴实无华...

唯有荣誉经久流传…

尼泊尔凯途高山探索特此推出系列--夏尔巴传奇

讲述夏尔巴的故事,向他们致敬...

珠峰顶上飘扬的旗云,是最好的勋章...

夏尔巴传奇:登过8座8000米,但从没“登顶”过任何一座

很自豪为您带来喜马拉雅登山世界的真正力量!

文章首发于尼泊尔高山探索,凯途高山获授权转载发布

夏尔巴传奇:登过8座8000米,但从没“登顶”过任何一座

夏尔巴传奇:欧多吉

作者 | 凯途·尼泊尔高山探索— 刘美玉


一:为欧多吉租个直升机

那天,明玛突然问我想不想去他们村子...他们村子在珠峰脚下,远处是白色的雪山,近处是五颜六色的花,非常漂亮...

我想去啊,可是怎么去呢?

直升飞机...

从明玛的村子到加德满都要走2天山路才能到有公路的地方,然后再坐12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加德满都...

明玛说他的父亲生病了,他打算花钱租直升飞机去村子接父亲来加德满都看病...

租直升飞机,很贵...吧?!

是很贵,明玛说,那家直升机公司的老板和他父亲是当年一起登山的老朋友,会给明玛一些优惠,不过飞一次也要十几万尼币,可是,给自己父亲花多少钱,都值得... 如果你想去的话可以搭顺风飞机一起去•••

不过等了两天也没有去成,明玛说直升飞机取消了,欧多吉已经徒步加上坐班车自己来加德满都了...

明玛的父亲从村子来加德满都看病。

我想去医院探望,我问明玛,该怎么称呼他呐?

你可以喊他“Old Dorji”...

Old Dorji,Old是老;Dorji是多吉,Old Dorji是老多吉的意思吗,我喊他老多吉吗?

不是,明玛笑了...是“欧”不是“Old ”,“欧”是我们夏尔巴话“叔叔”的意思,“欧多吉”就是多吉叔叔...

和中国的医院一样人满为患,但医院的条件比国内医院差远了...

欧多吉的病房不大,摆了五六张病床,挤的满满当当的。5月是加德满都最热的时候,病房里面没有空调,加上满屋子的人,立刻感觉很闷热...

明玛出去办事,只有两个喇嘛在照顾欧多吉,一个是明玛的哥哥另外一个是明玛的表兄。明玛和他哥哥很像,除了衣服不同脸一模一样...

夏尔巴人全民信仰藏传佛教,家里一般会送一个儿子到寺庙里当喇嘛。喇嘛是夏尔巴人里的知识分子,文化程度很高而且彬彬有礼...

我告诉明玛哥哥我是明玛同事,来看望欧多吉...哥哥很客气的请我喝果汁...

听明玛说起过,欧多吉的病情不是很乐观,去年年底就感觉不好,明玛催了好几次让他来加德满都看病,可他总是推脱,今天说等天热了去,明天又说等家里的小牦牛大一点了再去...

村子在珠峰脚下,冬天非常寒冷,会下很厚的雪,出来一趟不容易...欧多吉总有各种理由和借口,明玛只好决定租直升飞机去村子接他出来...

可是很不凑巧,预定好的那架直升飞机去马卡鲁大本营接一个登山队,可那几天马卡鲁的天气一直很糟糕,不能按时返回加德满都,去村子的事情就耽搁了,可这一来正好合欧多吉的心意,为了不让明玛花钱租直升飞机,他自己来加德满都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给孩子怎么花钱都舍得,孩子给自己花钱就会心疼...

虽然第一次见欧多吉,可是看到他像看到我父亲一样,欧多吉笑着和我打招呼...

从事登山行业的老一辈夏尔巴常年和外国登山者打交道,英语都不错,我的英语不怎么样,可是和欧多吉交流基本没有什么障碍...

我问欧多吉,为什么让明玛哥哥出家当僧人呢?和明玛一样登山或者在家里做事不是更好?可以赚钱也可以照顾父母...

那不行啊...欧多吉摇摇头...不能都去赚钱,总得有人去念经...没人念经,要是死了,谁给我们做PUJA(法会)?


二、夏尔巴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

上个世纪50年代以前珠峰探险活动基本上都是在我国西藏境内的北坡。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地处西南边防要塞的西藏,不允许外国登山队进行登山活动,从此以后,外国登山队便改为在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攀登。

1953年5月29日,英国珠峰探险队的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尔盖·夏尔巴成功登顶珠峰,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登山队来到尼泊尔一侧攀登珠峰。

50多年前,欧多吉只是一个14岁的少年,那时还不能叫欧多吉,只能叫多吉,祖祖辈辈生活在珠峰脚下,有一天,一个亲戚问他愿不愿意去给一个登山队干活,他很想到外面去看看,就答应了亲戚...

那是一支来自日本的登山队,攀登的是安纳普尔纳南峰(7219米)。60年代尼泊尔交通很不发达,从欧多吉的村子到加德满都要走15天,那是他第一次来到首都,一切都是那么样的新鲜,还没有看够呢,就和亲戚出发去安纳普尔纳了。

到了大本营,他主要的任务是背柴火。那个年代还没有煤气罐,登山队是靠烧柴火来做饭...

我很吃惊,那么高的海拔有树木吗?

安纳普尔纳大本营海拔比珠峰低了差不多1000米,在距离大本营2小时路程的地方有树木,欧多吉说他每天去砍柴然后背回大本营,不象现在用的都是煤气罐,现在登山的条件太好了...

他们在大本营一共待了45天,很遗憾由于发生了雪崩,8名日本队员没有能登顶...

从那以后,每年到了登山季节开始前的一两个月,他就和很多同乡一起到加德满都的登山公司找活儿干。

当时加德满都只有一家叫“Mountain Travel” 的探险公司,他们住在这个公司附近的小旅馆里面,欧多吉说旅馆住宿不收钱只收饭钱,十几二十几个人住在旅馆的一个大房间里,也没有床,都是自带铺盖打地铺。旅馆每天管2顿饭,只收5卢比。

那时候来尼泊尔登山的外国人不多,找工作的夏尔巴很多,僧多粥少,夏尔巴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为了得到工作机会,很多夏尔巴都给负责招人的工头好处费。

你给工头好处费吗?我问欧多吉...

没有...从来不...欧多吉认真的说,我没有给过钱,我都是给他们啤酒...哈哈哈...因为我知道工头喜欢喝啤酒...

不过,他们给我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啤酒,是因为“I’m very strong”(我很强壮)...


三、登过8座8000米山峰,但从没有“登顶”过任何一座

欧多吉登过8座8000米山峰,但他从没有“登顶”过任何一座8000米山峰...

为什么呢?我问欧多吉

欧多吉很遗憾的说:I have no chance(我没有机会)…

1953年第一个陪希拉里登顶珠峰的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来自昆布地区,随后昆布地区的夏尔巴人慢慢垄断了登山这门生意,其他地方的夏尔巴只能充当背夫、厨师或者帮厨...

欧多吉那个年代有资格陪客户登顶的都是来自昆布的夏尔巴...

1975年9月英国登山队在队长博宁顿的带领下首次由西南山脊登上珠峰,这条路线在8000米-8500米之间有一条平均坡度达到75度的大岩壁,欧多吉说这个叫“SOUTH WEST FACE”(西南壁),日本队在1970年和1973年两次尝试都铩羽而归...

英国人带着特殊的氧气装备进行了特殊的高山攀岩训练,最后有两个队员登顶了,现在攀登珠峰有4个营地,但那个时候在海拔8500米左右还有一个5号营地,欧多吉和他的兄弟们把装备运输到这里,但只能止步...即便距离顶峰很近登山队也不允许他们继续向上...

欧多吉说他曾经有个登顶8000米山峰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但是他放弃了...

那次是在干城章嘉峰,这座山峰在尼泊尔和印度(锡金)的边界,是世界第三高峰,因为攀登技术好,他被一个登山队请来当“CLIMBING SHERPA”(登山协作),他的客户是一个波兰人,按照登顶计划,那天他们半夜出发,可当他去叫客户,半天不见动静,他拉开帐篷,发现客户不行了...

说到这里,欧多吉从沙发上站起来给我演示客户当时的情形,如何吐舌头如何眼睛发直...

60多岁的欧多吉有一颗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看着他的表情,我快笑疯了...

欧多吉的客户在登顶前产生严重高反,不能够继续登山了,领队说他可以充当另外一组的协作,继续冲顶,但是欧多吉拒绝了这个建议,他说,他的客户不能继续登顶,他宁愿放弃这个机会也不会去陪其他人登的...他要带他的客人下山...

欧多吉距离顶峰只有100多米,但是他没有机会站在顶峰,这成为他永远的遗憾...

'

2002年尼泊尔文化、旅游与民航部颁布的《尼泊尔登山管理条例》其中一条规定,如果协作陪同探险队到达最后一个营地,探险组织方应当给予该协作登顶山峰的机会。

'

1980年冬天有一支日本登山队要登珠峰。欧多吉说他知道冬天比5月份登珠峰难度大风险高,但是日本人给的钱多,于是他去给这个登山队当协作。

那次探险,因为天气太恶劣,领队死在山上,而他最好的一个夏尔巴朋友,下到大本营后体力耗尽,躺下再没有醒来...

下撤时,一个队员的鞋子出现问题,欧多吉给我比划着,他说他的手套很大,于是他把手套脱下来给队员裹在脚上,而他自己的双手严重冻伤...

我问欧多吉,为什么要把手套给那个人呢?

欧多吉摇摇头,No reason...(没有原因)我就是给他了...

欧多吉说自己很幸运,他朋友遇难的时候,六个孩子最大的才10岁,小的还不会走路...而他只是失去了几个手指而已...

有些夏尔巴,可能在第一次第二次登山时候就遇到雪崩或者滑坠或者掉进了冰缝...

而他登过28次8000多米的山,现在已经60多岁了,最小的孩子也能自立了...就算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牵挂了...

Its better to be lucky than good(运气比实力重要)说完,欧多吉又重复了一遍and Im very very lucky(我太幸运了)...


四、和登山皇帝梅斯纳尔聊聊往事

随着年纪和经验的增长,欧多吉已经从一个小背夫变为协作了,不仅仅只在大本营打杂了,也开始陪着客户上到高海拔的营地了。

1977年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来尼泊尔攀登道拉吉里峰(8167m),欧多吉是他的协作之一,负责帮他运输装备到高营地。

那个年代来登山的都是实力很强悍的CLIMBER(攀登者)而不是 CLIENT(客户),他们对协作的依赖程度很低。

欧多吉说梅斯纳尔“very strong and clever”(很强壮很聪明),协作们帮他把物资运输到高营地,到冲顶的时候梅斯纳尔向来都是一个人,从不需要协作陪同。

2003年是人类首次登顶珠峰50周年,梅斯纳尔应邀返回珠峰,但是到了大本营,他看见这里甚至有了咖啡馆和网吧,他说旅游已经把珠峰弄得不像一座山了!变成了一个给游客观光的游览项目!

'

珠峰已经不再是一座难以征服的高峰,甚至不能算是一座山,它更像一条高速公路,游客多得简直能让你想起伦敦堵车时的街道...即使有人付钱让我去,我再也不会去攀登珠峰了...

---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

'

(备注:2003年3月,全世界海拔最高的网吧在珠峰南侧大本营开张。网吧的老板塔西是50年前登顶珠峰的夏尔巴人丹增的孙子,他希望以此来纪念祖父一行人的丰功伟绩)

下山后他曾经在欧多吉家里住了两天,梅斯纳尔和欧多吉就像珠峰的顶峰和珠峰大本营的冰川砾石,他们之间有3000多米的距离,但是当两个老人沐浴在村子温暖的阳光下喝着威士忌聊着几十年前的往事,他们之间只有共同的记忆,而没有任何距离了...

欧多吉这样的老人在海拔6000米以上的空气稀薄地带经历过太多的故事,在那种严酷的自然环境下,最能够看出人的本性,他见过对受伤同伴弃之不顾的也见过雪崩过后拼死施救同伴的...

当年和他一起登山的伙伴们很多都留在了高高低低不同海拔的山上,说起他们,他总是挥一下他那只剩下大拇指的右手,嘴里发出“嗖”的一声,好像他的那些老朋友们都像山风一般从耳边掠过…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五、欧多吉的女朋友

欧多吉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是日本的,一个是英国的,这个我绝对相信,从明玛的长相可以看出欧多吉年轻的时候一定相当帅气,而且他性格很开朗,一定有很多登山的女人爱上他...

在海拔七八千米的雪线之上,女人是需要一种安全感的,很容易对身边的夏尔巴产生感情,这很正常,感觉不要太浪漫啊...

不过,夏尔巴人,对山有一种敬畏,尤其是珠峰,登山之前都要做Puja(祈祷仪式)的,说话做事不敢有丝毫不敬,曾经有个珠峰队员让我买烤肉钎子和木炭让夏尔巴带去大本营,明玛问我买这些做什么,我说队员想在大本营吃烤肉...

明玛有点不高兴,他说这样是不可以的,在大本营这样做非常不吉利...神会发怒的...如果神发怒了,后果很严重...

夏尔巴人生活在高耸入云的世界屋脊,常年万里冰封,只有火能带来温暖和光明,夏尔巴人对火格外崇敬,绝对不能从火炉上跨过,不能在火里烧脏东西,不能在火中烧动物的骨头皮毛等东西...

除此之外,夏尔巴人非常忌讳在山上发生男女之事...

纪录1996年珠峰特大山难的美国畅销书《进入空气稀薄地带》里面写到,每当珠峰天气变的恶劣,总有三三两两的夏尔巴人指着天空中翻滚的乌云虔诚的说:“有人在MAKE LOVE,坏运气来了,暴风雪来了…女神是不能容忍一切不干净的东西的…”

珠峰是夏尔巴人的女神,对神要敬畏的...

我相信欧多吉那个年代的感情是那种很单纯的感情,仅此而已...那时候的禁忌一定比现在还要严格的多...

茫茫人海,两个人在雪山上定格的那一瞬间,夏尔巴人说这是因为KARMA...这个词在汉语中有很多意思,或者是情或者是缘分...

但是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在雨季的加德满都,欧多吉还是会偶然想起那段雪山之上的日子...和某个人...呵呵

只是在那一刹那之后,当时的时光永不再来...


六、欧多吉,拍电影

除了登山,欧多吉还拍过电影呢!

1996年,一个曾经的登山客户邀请他去加拿大拍电影,那个电影的男主角名气很大,是布拉德•皮特,所拍的电影叫《Seven Years in Tibet》(西藏7年)据说内容比较反动,国内没有公映过。

和他一起去加拿大的还有另外几个夏尔巴,他们每天拍不同的场景,有时候演士兵,拿着枪站岗;有时候演背夫,说到这里他开始给我演示,仿佛背了一个很重的筐子,吃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旁边还有凶神恶煞的士兵拿着鞭子不住的催促他们快走…

他们一边走嘴巴里一边念着ONG MA NI BEI MEI HONG...欧多吉开心的说,其实筐子很轻的,里面没有放什么东西,他们只是假装很重的样子而已…

拍戏之余,他们也喜欢打牌赌钱,很多人把拍电影发的工钱输了,不过他从来没输过钱,因为他从来不打牌,他只喜欢喝酒,别人赌钱的时候他喝了很多威士忌和啤酒哈哈哈...

听起来比较有趣,法国人导演的由美国人当主角的尼泊尔的夏尔巴人在加拿大拍的奥地利人在西藏的电影...


七、想念欧多吉

由于很年轻的时候就长期在极高海拔山区活动,欧多吉的肺部出现严重问题,明玛说他的一个叔叔也是因为肺部疾病去世的...他叔叔年轻时也是登山的...

很多人在问,时间去哪了?欧多吉知道,他的青春,他的欢乐,他的悲伤都留在了喜玛拉雅群山,时间无法抹去那些留在雪线之上的记忆,好也罢坏也罢,这就是一个夏尔巴人的一生...

我很喜欢欧多吉的笑容,是一种历经世事后从心底洋溢出来的欢喜,没有经历的人不会有这样的笑容,曾经爱过的人和往事都随风远去了,唯有山不曾远离…

后记:欧多吉已经于前两年去世了...很多名字走来,又离开,有些名字让我们想念,有些让我们流泪...仅以此文向他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