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抢九价疫苗:黄牛加价2000代购,代理商一年狂赚33亿

时间:2021-04-21 10:03:0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文|AI财经社 张梦依

编辑 | 杨洁

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李帆终于预约到了一家私立医院的HPV九价宫颈癌疫苗套餐。一般九价HPV疫苗的正常价格,三针大约是3900元,而在私立医院接种三针疫苗团购价是4569元,这对月薪7000多元的李帆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是毕竟九价疫苗一针难求,抢购成功的那一刻,她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赶上了我26岁的末班车。”她说。

回顾HPV疫苗走进中国市场这三年多以来,国内女性经历了组团赴港打疫苗、摇号抢苗、线上抢购,要预约九价HPV疫苗,几乎已经相当于一场“战斗”,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仍然“一针难求”。

自2017年,GSK上市国内首支二价HPV疫苗以来,中国HPV疫苗市场取得惊人发展,2021年3月26日,万泰生物推出的HPV二价疫苗馨可宁落地北京,国际医药巨头垄断市场的局面得以打破。但时至今日,一针难求、黄牛横行的状况仍未显著改善。九价疫苗成了她们心目中,不亚于买房买车的深深焦虑。

九价疫苗一针难求

2016年,44岁的丽霞接到了一通社区来电。武汉硚口街道办工作人员告诉她,社区能够为她提供免费的两癌(宫颈癌和乳腺癌)筛查。丽霞曾因子宫肌瘤住院半个月,格外留意妇科疾病,这之后的四年中,她每年都定时去社区检查。

不久,医护人员向她透露,现在已经研发出HPV疫苗,可以有效预防宫颈癌,但仅对26岁以下女性提供,错过年龄就不能接种了。后来她又从朋友那听说,内地已经预约不上宫颈癌疫苗,朋友的女儿已经去香港打了。

HPV是人乳头状瘤病毒的简称,一种通过性传播、皮肤亲密接触后男女均可感染的病毒,几乎所有的宫颈癌是由HPV感染所致,因此人们习惯把HPV疫苗称为宫颈癌疫苗。

根据适宜接种年龄和预防范围不同,HPV疫苗可分为二价HPV疫苗、四价HPV疫苗、九价HPV疫苗三类。其中九价HPV疫苗是目前预防HPV型别范围最广的疫苗,适宜16-26岁的女性接种,目前只有美国默沙东一家企业能够生产,因此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紧缺状态。

据国家癌症中心肿瘤登记数据,宫颈癌是中国女性第二大高发癌症,2000年-2014年,我国是世界上宫颈癌新发病例最多的国家,宫颈癌发病率的年均增长速度高达10.5%,死于宫颈癌的人数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印度。作为为数不多可预防、可治愈的癌症,宫颈癌成为基层医院预防的重点。2009年开始,两癌检查项目在农村正式启动,各地卫生院、妇幼医院也逐步开展两癌免费筛查项目。

两癌筛查项目,成为国内不少女性了解宫颈癌和HPV疫苗的起点。女性对自身健康关注度的提高,也促使她们,去了解HPV疫苗的接种。尤其是九价疫苗,成为不满26岁的女性关注的重点。

去年的新冠疫情,也更加催生了大众的健康意识,接种HPV疫苗的人群有增无减。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网站生物制品批签发专栏显示,九价宫颈癌疫苗自上市以来批签发量增速显著。2019年批签发量为332.42万支,比2018年增长173.35%。2020年上半年批签发量为215.98万支,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3.13%。

丽霞不懂专业医学知识,但“一针难求”和“年龄限制”两个要素,足以令她紧张。她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家族群,告诉所有的女性亲友,让她们赶紧想办法去香港打HPV疫苗,“过时不候”。

去香港打九价HPV疫苗一度成为大多数人的“无奈之举”。2016年,九价疫苗在香港正式上市,彼时,二价疫苗和四价疫苗在内地还未过审,加之香港对九价疫苗接种没有太多年龄限制,不少内地女性宁愿投入更多时间和金钱组团赴港打疫苗。

时至今日,在知乎、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仍有相当一部分网友在分享自己去香港打疫苗的经历,包括如何预约医疗机构、如何鉴别疫苗的真假、直播打针流程,这类经验帖往往引来数百位网友的询问,HPV九价疫苗的强大吸引力可见一斑。

“打HPV疫苗在香港是个基本操作,我甚至看到过一些家长带十岁的小女孩来接种。内地这几年也流行起来了。”在香港生活了五年的小何回忆,去香港打疫苗一度风靡一时,她自己在2016年时就接种了三针疫苗。但到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去香港打疫苗这条路就被封住了。“去年好多我的内地朋友都在讨论疫苗,感觉需求比前几年都要热火。”小何说。

渠道少了,但需求并没有减少。九价疫苗日益变得“一针难求”。

李帆是95后,老家在贵州遵义下辖的一个村庄。在贵州省的一个三线城市里,她度过了四年大学时光。从小到大,她从没听说过HPV疫苗,直到2017年的一天,她从知乎博主“芈十四”那里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就暗自下定决心,等有能力了,一定给自己安排上,而且,就要打九价疫苗。24岁的李帆成为“北漂”后,她开始着手安排自己打疫苗的事,但没想到,社区医院的预约已经排到了一年以后。她只好转战价格更贵的私立医院,终于赶在了26岁年龄窗口之前“上了车”。

“我当时跑了北京包括高碑店在内的十几家社区医院,要么没苗,要么需要等一年以上,再等下去,到26岁之前我就打不上了,所以我宁愿贵点,也要最快打上第一针。”李帆告诉AI财经社 。

疫苗预约大多是在网上,于是就形成了抢名额的“争夺战”,一个人同时关注着多地的预约情况,也并不在少数。但像李帆这样,花了超过4500元能够打上的,仍然还是少数的“幸运儿”。等不了的人不在少数,但更多的人连私立医院也无法预约到。据报道,去年8月深圳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透露,这一期已经达到了历史号源最多的5761个名额,但申请者超过22万,中签率仍仅为2.58%。“我的同事也已经25岁了,仍然还在每天到处打电话询问。”李帆说。

找黄牛“代抢”疫苗已经成为了常事。据AI财经社了解,有黄牛表示可以提供疫苗预约服务,但中介费就高达2000余元。

“代抢九价HPV疫苗”骗局也应运而生。日前,包括安徽、山东等多地警方均提示称,有中介机构借可以代预约HPV疫苗为名,向消费者收取定金和预约费用后消失,涉案金额从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

“九价疫苗焦虑”从何而来?

抢不到九价的“疫苗焦虑”已经在很多年轻女性的心里扎根。

为什么会“抢”疫苗?罗菁菁对AI财经社 说:“周围所有人都打了,只有你没打、再不打就超龄了,你急不急?说白了,我们就是在为自己的安全感买单。谁都想要最好的疫苗,凭什么比别人差一个级别?”

国内女性,尤其是90后年轻女性的健康管理意识已经觉醒。根据阿里健康发布的《女性健康消费报告》显示,在90后常购的健康产品中,HPV疫苗跻身前列。身后站着广大女性消费者、拥有流量话题的HPV疫苗,成为各家互联网平台厮杀的又一战场。

除了“黄牛党”外,互联网平台的大力宣传也为九价疫苗的爆火添了一把柴。在淘宝、京东等主流购物平台上,都可以找到HPV疫苗预约服务。在天猫上,包括聚满东医疗服务旗舰店、橄榄枝健康旗舰店、彩虹育儿旗舰店等店铺中的九价HPV疫苗代订、预约服务销量,月销量都已经达到3000-5000左右,此外,京东平台链享旗舰店、彩虹医生官方旗舰店的消费人次也在千次以上。

美团点评等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也打起了疫苗生意经。北京嘉禾妇儿医院、北京太和妇产医院等私立医疗机构、妇幼医院是平台销量的主力军,这类商家的顾客以女性为主,除了疫苗外,还提供早孕检查、人流、月子护理等服务,HPV疫苗的客单价位于中间地带,相比公立医院的三针3900元溢价一千多元,是既吸引客流又能赚钱的项目。

疫苗供货不足,也造成了各地疫苗预订的紧张。一位三线城市的医生告诉AI财经社 ,目前在当地,疫苗均由疾控中心统一调配和监管。而且疫苗基本均为进口疫苗,在去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供货出现了紧张。

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上对于疫苗效果的“营销”,和高价、稀缺性带来的心理效应,使得九价疫苗,要比二价、四价疫苗更加受到“追捧”。

但据某医院妇产科主任向AI财经社 表示,九价疫苗并不是接种的唯一选择。实际上二价和四价疫苗也对HPV 16和HP V18两种致癌型病毒均具有防护力,可以预防可以预防大多数的宫颈癌和癌前病变。“九价疫苗由海外生产,主要是以欧美人的体质为标准。”该主任介绍称。就接种者的副作用反馈来看,二价和四价疫苗也具有较高的安全性。

“实际上,并没有必须追求九价疫苗不可的必要性。”该主任表示。尤其是对国内的中低收入女性群体而言,国产的低价HPV疫苗,更是有着重大的意义。

同时,该主任也表示,接种九价疫苗后,也并不意味着接种者就此与宫颈癌绝缘。无论接种哪个价数的疫苗,都无法预防感染所有型号的HPV病毒,只有定期筛查,才能降低宫颈癌的发病风险。

一位医疗行业观察人士也表示,HPV疫苗对青少年的保护效果更好,因为青少年没有性生活,不确定会不会易感。“大家一哄而上打HPV九价疫苗没有太大必要,因为宫颈癌的得病率不高,而且很容易治疗,如果是成年易感者,在接种疫苗前可能就已被感染。”

而最终,罗菁菁选择了接种四价疫苗。

国内医药公司入局

HPV疫苗的火热也为疫苗生产商带来了利好。

HPV疫苗多由GSK和默沙东一类的国际医药巨头垄断。默沙东于2006年和2018年分别推出四价HPV疫苗和九价疫苗。这两种疫苗分别于2017年5月和2018年4月在中国上市。

2011年,医疗营销公司智飞生物与默沙东签订了市场推广服务合同,成为中国大陆地区的HPV授权服务商。根据该公司日前发布的公告,2020年前9个月,智飞生物向默沙东采购的代理疫苗产品金额为72.13亿元,较2018年时增长了两倍有余;2021年-2023年期间,智飞生物的HPV疫苗的采购金额还将继续增长,而该公司代理的非免疫规划疫苗业务毛利率高达93.23%。

与默沙东牵手合作后,智飞生物的业绩也呈现爆发式增长。2017年、2018年、2019年,智飞生物实现的净利润增幅分别达到1229.25%、235.75%、

63.05%,2020年智飞生物净利润同比增长39.51%至33.01亿元,而该公司9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默沙东疫苗的代理收入。

随着疫苗研发技术和市场教育的成熟,国产医药公司渐露头角。

国产疫苗研发商万泰生物已进军HPV疫苗领域。今年3月,万泰生物推出HPV二价疫苗馨可宁,这意味着首个国产宫颈癌疫苗获批上市。万泰生物称,2020年上市后仅仅半年,馨可宁的接种近200万支,占国内市场份额的16%。此外,该公司研发的九价宫颈癌疫苗正在开展第三期临床试验。

据2020年财报披露,万泰生物2020年实现的营收为23.54亿元,净利润6.7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98.88%和224.13%。对于利润的暴涨,该公司解释称,主要是新增二价宫颈癌疫苗收入、新冠试剂销售、新增GSK技术合作收入带来的净利润增长所致。

目前已有多家医药企业盯上了HPV疫苗这块大蛋糕,包括沃森生物、国药中生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在内的多家公司陆续披露了HPV疫苗临床试验进度。届时,宫颈癌疫苗价格居高不下、供货量有限的状况有望改善。

但短期来看,HPV疫苗供不应求的现状仍难撼动。截至目前,HPV九价和四价疫苗的厂商仅默沙东一家,即使默沙东提高产能,按四年的生产周期估算,到2023年,其HPV的产能才能跟上全球需求增长的幅度,而疫苗进口,走一遍生产、质控、原产国检测放行、中国检测所检测放行的流程下来,还要花费一年时间。

新冠疫情也进一步加剧了HPV疫苗的短缺。尽管目前HPV疫苗在电商平台上销量可观,但多位消费者反映,缴纳费用后,疫苗接种仍然无法保障。

一位消费者在黑猫投诉透露称,2020年7月,自己在淘宝彩虹育儿店购买了九价HPV疫苗,约定11月份接种第一针疫苗,在接种前几天,商家却打电话告诉她,暂时没有疫苗;接种日期反复拖延,直到次年1月,自己仍未打上疫苗。此外,多家疫苗代订商家也因预约不上、延后接种日期遭到消费者投诉。

对此,一家北京私立妇幼医院的工作人员向AI财经社表示,受到疫情影响,目前整个北京的私立医院苗源都很紧张。

交钱也约不上,疫苗焦虑仍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