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泡沫,除了比特币

时间:2021-04-21 17:03:3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在印钞和信贷刺激方面,全球各国的政府和央行,都走上了不归路。
印钞,印钞,印钞;
放水,放水,放水。
可不嘛,所有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麻烦,印钞和放水都可以解决,如此简单易行而又如此强大有效,那何必还采取其他措施?
这叫“路径依赖”。
如果真想解决问题,需要改革政府,需要说服民众,要么是割到自己身上肉疼,要么是面对群氓选民们的压力和不理解,说不定还会身败名裂,干嘛吃力不讨好呢?
咱们都知道,谈过恋爱之后再失恋,这才叫人生,你要是一辈子压根儿没谈过什么恋爱,这叫啥子人生嘛!
所以,自从半个世纪前人类进入信用货币时代以来,政府和央行的思路就是,通过印钞和信贷刺激,先推升一个资产泡沫,以此促进经济增长,然后再等着它自然破裂,这总比泡沫从未出现好得多嘛!
然而,2008年以来的问题在于,因为泡沫破裂可能造成社会痛苦和政府麻烦,于是,不管是美国的股市还是中国的房市,还有德国和日本的债市,这四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央行和政府,都在妄想通过印钞和放水,维持住泡沫一直不破裂,甚至将其吹得更大更灿烂……
这就违反自然规律了嘛!
不过,电影里的哪吒说:
我命由我不由天!
现实中的各国央行和政府也说:
泡沫由我不由天,不就是印钞放水嘛!
一印解千愁,印印不停息,放水太完美,泡沫大家舞。

各国精英们天天都在装模作样的强调,印钱是为了实体经济,是为了群众的利益,可实际上他们心底里明镜儿似的,在当代信用货币时代:
货币的发行权,才是社会财富分配最根本、最基础的手段,也是最核心的权力。
基础货币的发行权,掌握在各国政府和央行手中;
广义货币的发行权,掌握在各国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手中。
更重要的是,当代社会最主要的财富,都体现在货币价值上,体现在金融资产上,既然如此,控制住货币,控制住金融体系,就基本控制了当代社会财富,也就拿捏到了几乎每一个人的死穴。
所以,当代的大国政府,很少再去控制产业资本,而是控制住货币和金融资本流向,就可以轻松控制整个社会和国家的财富,权力变成货币,货币变成财富,如此轻松简单,何必吭吭哧哧费力不讨好的去操作实体经济?
世人熙熙,皆为利来;
世人攘攘,皆为里往;
控制住货币发行,释放出那些货币金融之外的边角料,释放出实体经济的蝇头小利,升斗小民们就会挤破头的去争夺,这就是所谓的“宏观调控”。
实体经济中的企业和居民,不管你创造了多少的财富蛋糕,也得等着那些掌握货币发行权和金融体系运转的人来分配:
我给你的,你可以拿,这才是你应得的蛋糕;
我不给的,你不能抢,否则就是犯罪,就是扰乱社会秩序!
至于,分蛋糕的人,是创造了最多的财富还是拿走了最多的财富,我们都清楚。
2008年以来,打着为民众印钞的口号,各国精英们把印钞放水这种权力用到了极致,2020年几个月的基础货币印钞量,抵得过2008年以前几百年的总和。
下面的图,就是全球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化,从2007年的不到5万亿美元,到现在,已经达到了31万亿美元,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洪水?
正是在这种货币洪水之下,2008年以来各国的资产价格泡沫都被推升到了最极致的状态:
美股的估值达到了200年来的最贵状态;
中国的城市房地产总价值,抵得过欧美日房地产总价值相加;
日本和德国的债券,都被央行给买成了负利率;
……
马克思说:
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
如果有20%的利润,它就能够活跃起来;
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敢于铤而走险;
有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
马克思老人家不知道,如果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这些利润率,其实都算不上什么!
短短的十几年间,全球的基础货币数量保证了6倍,那些随着各国货币放水而暴涨的房子、股票等,加上杠杆,何止300%的利润?
持续不断的货币印钞和信贷洪水,让资产价格都涨上了天,实体经济利润却越来越薄,参与泡沫,有可能要忍受泡沫破裂之痛,但不参与泡沫,则注定你的财富会成为被掠夺的一方。
因为面对的是拥有无限印钞权力的央行和政府,被暴打几次之后,绝大多数人理性的选择,就是赌央行和政府,更愿意吹大泡沫而不是收缩泡沫,成为了。
越多的选民参与到泡沫之中,政府和央行就越不愿或者说越不敢让泡沫破裂,于是乎,泡沫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刚……
你以为,只有房子、股票和债券的价格有泡沫?
不!
2020年以来,几乎所有商品价格也都在上涨。
一位推特用户,列举了2020年以来主要大类资产涨幅,然后@了全球央行的总舵主美联储,夸他们工作做得很棒,因为官方统计的通胀,只有1%多一点儿……

结果,这位用户就发现,自己被美联储拉黑了!
嗯,全球央行的扛把子,可真是大度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普遍的价格暴涨,为什么会出现普遍的所谓“资产泡沫”?
归根结底,像洪水一样滚滚而来的信用货币和信贷发放,才是一切资产泡沫的源头,没有信用货币泡沫,哪有其他的任何一种资产泡沫?
明尼波利斯和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顾问、威斯康星商学院货币主义资深教授兰德尔-赖特(Randall Wright)说过:
要说泡沫,纸币才是最大的泡沫,也是最有用的泡沫!
也许,在大家信任的时候,因为偷偷的多印货币,增加货币可以刺激产出,纸币泡沫那时候确是是有用的泡沫,但到了后来,当所有人都知道:
纸币的价值不可信任;
纸币每年都在贬值;
央行永远会印更多的钞票,会释放更多的信贷洪水!
纸币的泡沫恐怕就再也不能称之为“有用”,而变成了纯粹的财富瓜分工具!
相比于信用货币体系相信人性、相信政府自己声称的规则,比特币则不然,一开始就将发行规则用清晰明白的数学方式限制住,比特币的总量也被约束在2100万枚。
是滴,从创造比特币开始,比特币要革命的东西,恰恰就是各国毫无底线的基础货币发行权,也是这个世界最基础的财富分配权力,中本聪放在创世区块上的备注,就是英国《泰晤士报》当日的头版标题: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泰晤士报》2009年1月03日,财政大臣濒临对银行实施第二轮纾困)
这一句话,既是对比特币产生日期的说明,又像是在嘲讽这个脆弱而不公平的信用货币体系。
如果,未来的世界以比特币作为货币基础或货币储备,那么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体系也将随之变革。

因为价格的暴涨,比特币被无数人称之为泡沫,真的是很有趣的事情——实际上,如果比特币的价格不上涨,或者长期维持在一个范围内波动,那么,这种东西根本就不会被人知晓,或者很快的销声匿迹,配不上它今天的低位,更无法来刺破人类半个世纪的信用货币泡沫。
有人可能会问,比特币价格波动这么大,怎么可能充当储备货币?
还有人会语出讥讽,比特币现在为什么还没有代替法币系统呢?
——要我告诉大家,那是因为比特币的价格还不够高!
当比特币的总市值,超越全球最大的公司,超越黄金总市值,超越信用货币基础货币的总市值,涨到1聪(比特币单位,相当于1亿分之一枚比特币)的价值与1美分等值(单个比特币价格涨至100万美元),到了这个时候,比特币的价格就有可能会稳定下来,并被政府、央行乃至绝大多数人视为价值的载体……
到这个时候,我们的整个社会,将进入另外一套与当今信用货币体系完全不同的价值体系。
2020年年底的时候,那个时候比特币还不到2万美元,美洲银行做了一张图,展示了1977年迄今出现过的主要资产泡沫,而比特币价格上涨则是其中最显著的一个,所以做图者大胆声称:比特币是泡沫之母!
为什么全世界各种资产泡沫层出不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要我说——
比特币才不是泡沫,信用货币本身才是人类最大的泡沫,才是真正的泡沫之母!
我有一个信念——
就像纸币改变世界一样,比特币最终也会改变世界。
这种改变,根本不需要人们取额外做出什么样的努力,甚至与比特币所带来的“区块链技术”也毫无关系,只需要以法币来计价的比特币价格,一直涨,一直涨:
涨到全世界的政府和央行,认知到他们自己的愚蠢和狂妄;
涨到社会精英们承认,信用货币和信贷刺激是当代政府永远也戒不掉的毒品;
涨到多数人不得不意识到,信贷规模并不能一直指数扩张,人类经济并非能一直保持线性增长;
涨到所有人都知道,以美元为首的法币泡沫,究竟有多么的大,有多么的荒唐,而以美元为首的信用货币世界,是如何的烂,是如何的无耻,是如何的劫贫济富;
……
就可以了。
毕竟,正是像我这样相信比特币价值的人,赋予了比特币以共识,也赋予了其价值——万物皆泡沫,除了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