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拜登新政能走多远?

时间:2021-01-21 16:08:0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陶冬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



拜登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而且民主党同时拿下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这是民主党罕见 一次横扫型选举胜利,也激起了人们对拜登政府的期望,甚至有人重提“新新政”,比照罗斯福上任后推出的新政。

笔者认为,短期拜登新官上任三把火,真的能做出一些值得称道的事情来。之后限于能力和党内外掣肘,政策效率可能明显下滑。

的确,挟民主党连中三元之势,拜登上任后有能力较快地推出一些争议不大的措施,如在国会熙攘多时的灾情救援计划,可以进入快车道,一份接近1.9万亿美元的大救援计划在上任未久落实。除了救援计划,相信拜登在抗疫上也会很快拿出一套与特朗普政府不截 然同 的做法,联邦政府将重拾抗疫主导地位。

拜登上任后的前一百天,相信他的聚焦点会放在抗击病毒和稳定经济上。这是美国所面临的头等大事,也是他竞选活动中所承诺的,同时在国会推进的阻力较小。

入主白宫后拜登必须立刻着手处理的棘手难题是美国当下的社会撕裂。这场大选以及选举后围绕选举结果有效性的攻防,给美国社会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裂,甚至导致国会山的流血冲突,并构成对美国宪政基础的威胁。拜登就职后,必须释出善意,试图重新团结全体美国人。笔者认为,拜登入主白宫后的三把火就烧在疫情、经济和社会撕裂,其他议题暂时向后靠。

这之后他有没有能力继续作为,将竞选中的其他承诺一一兑现,甚至超额兑现呢?比较难。

拜登从头到尾是一位弱势领袖。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是因为党内大佬需要制止左翼极端势力如桑德斯、沃伦上位,实属矮子里面拔出来的将军。他与特朗普的选举,其实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与反对者的对决,他不过代表反对方,并无铁票。如果不是特朗普在处理疫情和黑命贵问题上出现严重失误,恐怕白宫的大门不会向他打开。

民主党内部拜登代表温和派,但是对于党内左翼势力他是不敢得罪的,因为民主党在国会的多数优势薄如一张纸,一票不能少。对于党内大佬、国会领袖,他更是一个也不敢怠慢的,是所谓众口难调。

去年十二月共和党国会议员在支持特朗普上显得相当团结,只是特朗普实在太倒行逆施了,开始危及议员们未来的选票,支持者袭击国会成为压垮共和党团结的最后一个稻草。这为拜登打破国会民主共和两党党争提供了楔入点,他执政初期也需要平衡一下反对党的情绪,“凝聚整个美国”。笔者相信虽然拜登不是跛脚鸭,他在处理政策上还是会小心处理各方面的意见和利益,不主动打破平衡。

拜登内阁主要候选官员,大多数来自奥巴马政府,新瓶装旧酒的色彩极其浓厚。在此基础之上,他加入了自己的进步主义色彩和多元化理念。但是奥巴马医保等富有争议性的议题,相信他在第一任是不会触碰的。估计拜登第一任在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上倾注更多的精力,但是这些政策所遭遇到的阻力预计较大,推进会很吃力。

拜登团队打算在上任后第二个月宣布第二阶段经济计划。除了基建项目,最大的看点是加税。民主党的进步主义理念的核心诉求之一是缩小贫富差距,通过税收对财富进行二次分配。笔者认为加税是拜登内阁的一个终极目标,但是在目前的经济状况下以及国会的权力结构中,大幅度加税难度很大,处理失当甚至可能打击新政府的威信。加税针对对象是巨型企业、超富人群、科技公司、石油公司等,不过这场仗不好打。

将耶伦摆在财政部长的位置,相信是想利用她在联储的人脉和对联储运作的认识,方便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沟通,为更大的财政赤字铺路。不过耶伦的最大掣肘不是货币当局,而是立法当局。除非遭遇强劲的持续的通货膨胀,估计鲍威尔领导的联邦储备局会积极配合财政扩张政策。反而民主党仅拥有最小议席优势的国会,可能限制行政当局的开支步伐。

目前美国的状态令拜登必须要全身心处理疫情和经济,但是如果民主党无法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维持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之后再推大动作就比较困难。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曾经有过国会优势,但是因为试图说服共和党人,在当选的前两年步子迈得不够大,可是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两院的优势,之后的政策效率明显下降。笔者认为拜登也可能走同样的路。

外交政策并非拜登早期的工作重点,不过需要摆出一个有别于前任的姿态。拜登的外交聚焦点有两个,一个是重新团结盟国,重建国际秩序,另一个是美中关系。纠正特朗普对盟国的极端做法是需要的,但是美国的相对经济实力已经大幅下降了,欧洲推行欧洲一体化、走自己的路,恐怕一时间也不会改变。

美中关系能否走出特朗普时期的僵局,极其引人关注。拜登政府在行事上会一改上届政府极端施压的特点,但是对华战略应该不会有变。美国对华政策的三位核心人物布林肯、苏利南、坎贝尔全部来自奥巴马政府,是当年重回亚洲战略始作俑者,与TPP也渊源极深。拜登的对华政策会延续奥马巴的遏制思路,并无意放弃特朗普政府在贸易谈判上已得到的好处。不过新内阁估计不介意对话,为双边关系再设基调,这个对于外界来看可能是值得欣慰的迹象。但是,在上任初期的平静过后,两国关系可能出现新的紧张局势,民主党推崇的民主、人权、互联网自由也可能成为新的议题。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关系不会因为白宫易主而出现根本改变,打法上会有所不同。

综上所述,笔者预期拜登政府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得比较旺,之后的政策推出就逐渐失去动能。拜登新政和罗斯福新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