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这首《念奴娇》,比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更胜一筹

时间:2020-09-27 16:59:3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在历代词坛大家中,苏轼被公认为豪放派第一健笔,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名作,其中又以《念奴娇·赤壁怀古》为最佳。

先来欣赏一下——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念奴娇》这个词牌源于唐朝一个叫“念奴”的歌女,到宋朝时成为词牌,苏轼的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彻底把它发扬光大,成为著名的词牌。

在历代词人中,几乎每个人都写过《念奴娇》,比如辛弃疾的《念奴娇·梅》、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黄庭坚的《念奴娇·断虹霁雨》、李清照的《念奴娇·萧条庭院》等等。

但是,要说真正能跟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相媲美的,恐怕还要数毛主席写的《念奴娇·昆仑》。

来欣赏一下——

《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这首词创作于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毛主席登上岷山,远眺苍茫雄伟的昆仑山,心潮澎湃,写下了这首气势雄浑、气吞万里的《念奴娇·昆仑》。

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借古抒怀,将写景、咏史、抒情融为一体,表达了一个文人对人生无常的感慨,而毛主席这首《念奴娇·昆仑》,则是一个经天纬地的伟人,借莽莽昆仑,来抒发天下大同的未来世界,光是立意,就高下立判。

《念奴娇·赤壁怀古》向来以雄浑苍凉、大气磅礴著称,而这首《念奴娇·昆仑》,在豪放程度上也毫不逊色,开篇即“横空出世”,比“大江东去”更显雄浑之气。

第二句“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更是磅礴浩大,历代咏雪词中,都鲜有能及者。

当然,写景只是铺垫,毛主席的境界也远不是仅限于欣赏昆仑山的雄伟,第三、第四句就提出了昆仑山的一个弊端:“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到了下阕,毛主席又直接给出了解决的答案:“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这就是毛主席远超旁人的境界。

如果是苏轼、辛弃疾等人写昆仑,基本上离不开抒发个人的人生感悟,而且又往往会归于“惆怅”、“人生如梦”,而毛主席,却写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境界,直接把昆仑与世界大同联系起来,营造出了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英雄情怀!

如果苏轼、辛弃疾能看到这样的词,恐怕也会自惭形秽,从此不敢以“豪放派”自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