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困难户薛宝钗,该有的都没有,是不是另一个极端?

时间:2020-09-24 22:59:5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字体:

《红楼梦》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芸轩里招将飞符》中,暂居薛宝钗住处的史湘云两腮作痒,“恐又犯了杏癍藓,因问薛宝钗要写蔷薇硝来”。

家大业大、大富大贵的薛宝钗,偏偏没有。

她首先表示前儿剩的都给妹子了,随后指路林黛玉配了很多、她原本准备索要一些但并未发痒所以搁置。

薛宝钗缺少化妆品(或者说护肤品),并不是例外情况。

一切女孩子家的美妆、护肤用品,乃至穿戴摆设,薛宝钗都不喜欢,甚至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抗拒之意,素来是从简原则、能不要就不要。

开局阶段,薛姨妈让周瑞家的将宫中新出的簪花送给贾府三姐妹、林黛玉、王熙凤,就曾经提及薛宝钗脾气古怪,“从来不爱这些花儿”。

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带着她和众人来屋中做客,点名批评薛宝钗屋子里过于素净“看着不像”。

贾母甚至将薛宝钗崇尚的极简主义描述为和“不吉利”挂钩的画风,这固然是某种程度上的偏见,但从侧面也可以反应出薛宝钗的屋子确实非常寡淡。

为何薛宝钗要简朴到寡淡的程度呢?

对于侯门贵族而言,衣着服饰、吃穿用度不仅仅是个人喜好,也涉及家族颜面、礼仪制度等多项问题。

薛宝钗的底线,大概是在重要场合穿戴不过于寡淡、不至于引发误会,此外的日常生活中她完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以蔷薇硝为例,薛宝钗提及林黛玉“今年”配了很多,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给妹妹(薛宝琴)的是去年的,甚至有可能是前年的,总之不是新鲜的。

众所周知化妆品也好护肤品也罢,都有保质期限;原本林黛玉、薛宝钗这样的千金小姐,不必用去年“剩下来的”,但你看薛宝钗多节俭,不仅自己用剩下的,还让妹妹也同样用剩下的存货。

薛宝钗如此节俭,她的万贯家财都用到哪里去了?

全部交由人渣薛蟠挥霍吗?

当然不是,薛宝钗非常讲究“钱要花在刀刃上”。

看看红楼梦里,薛宝钗送礼物,花钱都非常大手笔。

重点不在于金额数目,而在“用在刀刃上”。

她送林黛玉昂贵的燕窝,玄机不在于燕窝有多值钱,而在于时间节点。

这件事情发生在她没有戳破林黛玉酒席上失言《西厢记》之后,踩点的时间非常微妙。

她在金钏儿跳井之后、急忙跑到王夫人处,主动提出将自己的衣服送给金钏儿;王夫人缺那一套衣服吗?她确实说只有预备给林黛玉过生日的衣服、怕林黛玉忌讳;而薛宝钗提供的是“我识大体懂事”的通行证。

她在史湘云大包大揽提出做东诗社之后,狠狠戳针“你是问家里要钱呢还是问这里要呢”,史湘云最在意的就是诗社,薛宝钗为她圆满办一场、这个人情比什么都重。

薛宝钗的原则非常清晰,她考虑的从来不是贵不贵,而是有没有必要。

审美层面的东西,大多被薛宝钗无情纳入“没必要、没用”的层面、残酷拒绝了。

服饰毕竟人人可以看到,薛宝钗未必会朴素到“一身衣服过一个季节”的地步,但护肤品化妆品、屋内摆设这种外人看不见的东西,就不同了。

薛宝钗一概从简。

过于实际、过于功用主义,是否也是另一个极端呢?